奕叶佐时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细小甚微的】 6.香冰 独普 露普 独伊

香冰]

手抚上帕芬柔软的羽毛.
银发少年努力告诉自己:
“并没有什么好期待的。”
但是听到门铃后匆乱的脚步,
彻底否认了前者.
“先生.您的花.”
那是一束明艳的洋紫荆.
飘散着属于他的味道.
“My dear i*celand...”
阿冰一边读着贺卡一边关上了门.
却忽视了.
那个穿着花店制服的亚*洲人
及琥珀色瞳仁里闪过的一丝失落.

 

[独普]

“那么阿西.本大爷走了.”红瞳男子的唇际扯出一个无比嚣张的笑靥.
正如几百年前他手持条\\顿之剑,一如既往地骄傲.
“别忘了我们的誓言.”他意味深长地顿了顿.随即紧握的手抽落.
那一瞬,路德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背道而行.
灰色的天空在这一刻倾泻出更多的繁华.
那个棱角分明的身影逐渐远去,与颓败的城市不觉融合在了一起.
败者为寇.终留不住最重要的人.
路德想轻轻叹一口气.泪水却不觉倏然一面.
掌心似乎还残存着他的温度.
轻轻展开,一枚闪烁着铁质光泽的十字赫然入目
.................
他望着窗外不断延展的异国景致.无关痛痒.
伊万把手插进他的银发并挑衅似的揉乱.
却意外地没有被拒绝.
“怎么不反抗了,小白兔?”
他背过脸去不想说话.
又有谁知道.离别时的强笑颜欢.
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力气.

 

这是一个漂亮的黄昏.
千变万化的红墨在天幕上翻滚.
如此壮丽.宛如一曲生命的尽歌.
“人忧伤的时候就喜欢看夕阳.”
陌生的男孩蓦地绽开了笑靥.
“你说是么,海因里希? ”
显然路德还不习惯莫名的谈话.
出于礼节,他微微颔首.
“你好.我是路德维希.”
那个棕法的少年没有回答.自顾自地折过脸去.
“知道么?你离开后的3675个黄昏.我都在这儿.”
“细细观察每一个蓝眼睛的路人.”
“即便每一次.都将失落延展到夜色的最深处.”
“然而到了真正重逢的这一天.你我却不再相识.”
“额..”,路德抱歉地打断了对方,“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他又笑了.一如既往地灿烂.
“那么,路德维希,我该去哪儿,寻找另一个你?”

评论
热度(8)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