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叶佐时

你好 我是奕舟。

双苍,师徒梗。结尾轻微苍歌
大概是苍云已许国,再难不负卿。

官方发糖,最为致命。

无题

"檀书,你莫要和他一般计较。"
他捞起闹别扭的松鼠,搔挠耳根,轻轻把它放在地上。
水泡开的松子,翻晒干豁出道口儿,指甲嵌入稍稍用力,轻易地撬了壳,露出里面白润的仁。
"小少爷他矜贵,剥不来生松子。"
他嗳声哄着,却不许它上桌。青瓷碟里整齐地垒着松仁,颗颗饱满光润,显然是松鼠精挑细选的。
"还是我们檀书懂事,自己会嗑松子。"
瓷碟往人面前一递,他反倒清闲地剃起了指甲。墨色的长发披在肩头,发尾用银饰拢起,眉目里满是风轻云淡。
“先生!”小少爷瞪着琥珀色的眼睛,高马尾的发翎一抖一抖的。松子也糊不上他的嘴,又是嘟囔,又是委屈。“还不如松鼠,你这明明是损我!...

“孙翔,我们的名字笔画数一样,是不是很有缘分?”

“唐昊你有病吧??”

我还真数了一下,靠。

掉了一只手套…………

整理了一下白狼和萤草的对话
纠结了很久是狼草还是草狼,白狼那种性格,受起来应该会有迟钝的少女心吧。这段感情,始于小草单方面,和白狼对博雅一样,救命之恩,然后成为追逐的目标。白狼很温柔,可能小草的表白对她来说很突兀,还是接受并共同修行,最后大概也是发个糖吧。
想到了一句话,你在仰望星空的同时,不知不觉,也成了别人仰望的对象。毕竟白狼这么好。

啊,以后就要为草狼产粮了!想想草总这种弱唧唧,蓄力惊人,攻起来应该会很可爱。

烛阴雪

我一直没搞明白,一个丐帮为什么要取那样文邹邹的名字。他告诉我,他叫郭昼峋,嶙峋的峋。我反问他,君山瘦吗,他哈哈大笑,反倒嫌弃起我的松鼠肥。盯它的眼神跟盯叫花鸡似的,我得提防着点哪天他没忍住下手。
"你怎么不学学你师兄,叫什么郭大,郭二,要我是个丐帮啊,就叫郭小花。"
"郭小花",他咂了咂嘴,"不错,我喜欢。"
我怒了,弹了他一个脑门,"不许这么叫!"
他很配合地嗷了一声,仰天躺在草地上。装死没用,过了会儿又半撑起身来,云幕遮带歪了,笑着望进我的眼。
"阿鹤",他这么喊道。

他总爱这么喊我。

有时候我觉得,我比...

魔都阴阳师only的返图

您的好友:迷妹白狼 已上线

1 / 13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