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叶佐时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坐忘酒千钟

“我真想往你的酒葫芦里掺马尿。”

“厉害了我的大夫。”

“谁是你的大夫!”

他伸手想摸我的头发,刚摸过叫花鸡,油腻腻的手。我居然没有拍开。

“你。”

他笑得,桃花都开了。

评论
热度(2)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