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叶佐时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卷黑] Wintershare

 与真人无关。

 

>>>

 

程黑觉得自己叠起来,应该可以塞进葛锐之的箱子。

作为一个身高体重正常的成年男性,只能说,葛锐之的箱子实在太大了。顶层是羽绒服,然后是鞋子、裤子。鞋子目测有四十三码,尤其是那画风严重不符的卡通拖鞋,就像踩着一条毛绒绒的船。然后他看到了一个收纳袋,袜子好歹是两只一对地扎了起来,一摞纯黑,呃,纯黑色的内裤——程黑有点尴尬地折过视线,不过一会儿又瞟了过来。

葛锐之还在理他的行李,他到底花了几分钟,就把蓄谋已久的生活打包,连装带塞地送上了四百公里的火车。东一件,西一件的,葛锐之拿出了他的手柄,鼠标和鼠标垫。压箱底的游戏和两袋麦片。就是那个微博上粉丝吐槽,像狗粮的麦片,程黑真怀疑自己是要开始养狗了。他甚至还带了一个金属勺子,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意外得周全。可这个人却忘带了毛巾和牙刷,是同居人应有的自觉吗?程黑腹诽,但那天晚上,葛锐之冠冕堂皇地拉自己去超市选购,才知道,原来这叫狡猾。

最后,葛锐之拿出了一个体积一点都不让人遐想的盒子,倒是包了好几层,还有泡沫纸。本来期待收到特产小吃的纯黑灰溜溜地夹起了尾巴,看对方慢条斯理地拆出一个杯子。这个Saber怎么这么眼熟??然后某骑团团长特自豪地说,这叫纯黑同款。

 

这就是他的同居人,十一岁,一米九的天然卷。也是他这个冬天的分享者。

 

是啊,怎么就这么在一起了呢,名义上嚷着联机更方便,对方的心意未必不知。相处那么多年,说是单纯的陪伴,接受的也过太心安理得。曾经以为是习惯,后来发现,是没他不行。回应不必矫情,Enter键迟疑后的一个“好”,为表严肃他没发萝莉表情。结果倒是对面慌了,隔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发来一个狗狗的表情,嗯了一声,再后面和往日无差。

本应如此,水照常流。

 

“我来了,在你楼下。”难得简短的讯息,有一副违和的小的来帮卷大爷拿行李。楼下果不其然站这个傻大个,估计是走得急,围巾半挂在肩上,露出一截看着就冷的脖子。原来是真腾不出手发短信,看见自己,就差挥着他的巨型行李箱打招呼了。如果这个人长了条尾巴,估计现在会很开心地摇吧?程黑伸手想替他拿斜挎包,却被堪堪捉住手。

“嗯?”程黑看他眼睛亮亮的,该不会说出”请多指教,我是卷毛”这种蠢话吧。

他握着他的手僵了好一会儿,才松了一口气。“总算牵到真人了。”

“所以你特地叫我下来只是为了看我开门吗?“两手空空完全没分担到行李的程黑,感到了同为宅男的恶意。”不啊,我想早一点看到你。“白痴果然是白痴,咔地一声门轻转推开,纯黑这么想到。

 

“你比我想象得好像要矮一些啊。”尘埃落定,葛锐之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地说。“就你高??”程黑睨着眼,看他老实摇摇头,一脸我特了不起。“卷毛你站起来。”“恩?”“碰到到空调顶吗?”“碰不到。”“呵,养你何用。”

【玩家纯黑】使用【黑的不屑】

【玩家卷毛】收到【挑衅】

【玩家卷毛】站起,伸长手臂

【玩家卷毛】高高跳起

【玩家卷毛】吃了满鼻子空调灰

【玩家纯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事实证明,两个宅男在一起,总有一个稍微不是那么懒的,变得勤干。而另外那个有点懒的,变得更懒。这当然是葛锐之的错,程黑缩在沙发上,可以听到厨房洗碗的声音。然后,他听到了碗碎的声音。

那天晚上,他们联机没开语音。不是通过电流转变的拟声,声线振动,如此之近地传来。葛锐之在游戏里说过,背后交给我。想要和他一样优秀,为之努力也为之苦恼。不仅仅是可靠的队友那么简单,而现在,他闯入了他的生活,以一种稳健的自信,货真价实地背靠背坐在一起。冬天是一个契机,他们分享同一个屋檐,同一个空调,同一个不算很快的网。但也不是凭空的契机,因为他们的人生,很早之前,就在不断分享彼此的精彩。

 

”我饿了。“这是从他们同居后的第一场雪,下到见雪不怪的更深的冬。葛锐之一起开始还会客客气气地睡客房,现在已经成功晋升到枕边,美其名曰,大型犬类供暖。他们关了直播后仗着周日任性通宵,累到尽兴才关了电脑。等程黑洗完澡回来,葛锐之已经缩在一对睡衣里,好吧,这体型不能用缩,睡着了。程黑关了灯,被窝都捂暖了。怏怏想睡,肚子却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黑式骚扰了两三下,他突然想到个省事的。不用客气,直接踹。然后就有了眼睛朦朦的,睡衣萌萌的,可怜兮兮地从地上爬起来,往冰箱里摸索。

葛锐之也很想炫酷狂拽叼地说,”下面给你吃?“然而考虑到自己只有一十岁的画风,只好脱口换为”你想吃红烧牛味,海鲜味,还是滑菇炖鸡?“程黑想了想,豁然,老坛酸菜面吧!

烧开水要久一些,为什么要开煤气灶?程黑半缩在被窝里,边想边等。终于等到一脸冻死我了的葛锐之,揭开杯面盖子,面还没有泡开,倒是一个金灿灿的荷包蛋,煎的形状特别好。后来他才知道,那是葛锐之苦练十一年,学会的唯一手艺。

虽然老坛酸菜面配荷包蛋怪怪的,但那一瞬间,真有种化开来的感觉。就像在风里站了半个冬天,然后他顶着满头卷毛,不怎么深情地对你说,我交了暖气费。一点一点的,手指解冻,搓了搓,搔痒到心里。他们也有过大半夜突发奇想,出门撸串,冷得脸颊红彤彤,还烫着鼻涕。那也许是喜欢,但肯冻死给你深夜泡面,还不忘记打上一个蛋,这真的是爱了。

吃饱饭足后,整个卧室里弥漫着,不浪漫的老坛酸菜面的味道,特重。程黑嚷嚷着叫葛锐之去开窗子,葛锐之不从。但过了会儿,突然想明白了什么。葛锐之蹭蹭蹭地拉了一条缝,一大条缝,然后光速钻进被窝。

缝大点也没关系的吧?冷不死,这样你抱我的理由充分一些。

 

也是淌着鼻涕醒来,葛锐之估计蹲厕所里刷微博。程黑眷着被窝,很慢很慢地套上一只毛衣的袖子。就算匿名一看就知道是林子。

”大家早安的说。“

”早安。“

秒回的估计也只有秒度了,工作日早起。

程黑随手回了句早安,忘选了匿名发送。

”居然是蠢黑???起这么早不科学。“

秒度发了一个Zzz....的表情。

”哪里不科学?“

程黑点开表情包准备选一个早起的萝莉,结果翻到卷毛老用的那只狗的表情。他想了一会儿,自己也笑了起来。

”遛狗。“

”你养狗了?“

”嗯。“

”你的乌龟怎么办。“

”真是喜新厌旧的说。“

 

厕所传来三声特别关注的提醒,估计某只大型犬科动物要冲着屏幕傻乐好一阵子了。

 

程黑和葛锐之还有一顿美好的早餐要分享,葛锐之吃包子,程黑扯来一角蘸着粥吃。出门急可以顺走葛锐之的围巾,就是要绕整整三大圈。双十二买不到大尺码的葛锐之自暴自弃地在游戏折扣区徘徊,眼疾手快的程黑拍下了纯黑的羊绒围巾,他不喜欢毛线的,太刺。而且他拍了两条。

 

他们可以分享的,不仅仅是同一款游戏。

是体温和拥抱,是任性和包容。

是一个冬天,也是很多个,以后的冬天。

 

 

 

-tbc?

 

 

 

 

 

 

 

吃卷黑这么久来第一次自力更生,应该还会写个卷毛视角的。

好想写秒林啊

 

建议配合bgm食用,右下角戳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64)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