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叶佐时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黄乐】 少年游

何乐可及少年游?有花,有酒,同携手。

9.27

我咽了口唾沫。
“腰间有酒,月下催马。”
“苏子云,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为色。”
“剑出鞘,恩怨了,谁笑。我只求今朝,拥你入……”

他挽起发,红绳高束。
“少废话,黄少天,打赢了就跟你走。”

“还不是上次你嫌我没文化,跑趟洛阳都要磨磨唧唧。”
剑鞘从环扣脱离,虚抚剑穗,银光如水,悄然落于刀尖。

对面已经花花绿绿地炸开了,平常他有多么风雅,现在就能多么凶猛。

“我靠,张佳乐你大爷,连鞭炮都扔出来了!”

这场,他输得有意,我赢得惊心。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黄少天你赢了。这个五仁月饼归你了。”
“好乐乐,亲乐乐,我能输吗?”

8.12

什么都不说了,张佳乐我对不起你。
说好的一起仗剑天涯,我却跟骑扫帚的跑了。
 
8.8

“你大爷好不爽啊。”
黄少天拧着剑眉,额前的散发一捋向背。
张佳乐倒是无所谓,屈起指节,清葱扣着瓜腹掂给人听。
“吃不吃?”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挤出个吃字,挥袖手刃劈至,倒是来得干脆利落。
翠光洞开,两瓤鲜红。
………
“靠!手好疼啊!”
黄少天还是没忍住叫唤出声,眉角高挑,目光凌厉,生动地像只一屁股坐在自己尾巴上的狮子
“无大碍。”张佳乐啃着瓜道。


想说什么你懂。


8.7

两双眼睛都眯着,不移分毫地盯着两人面前两只雕花檀木圆盒。
张佳乐一把抓起一只,黄少天紧跟着捞起另一只,猛烈地摇晃起来。清钝的木声盖过外面的蝉鸣。
“张佳乐,你竟然抢先手!”
“哈哈哈哈,那给你选,”穿天青色袍子的人一把扶起袖口,手一顿,木声去了一半。“赌大还是赌小?”
黄少天眼睛一抬,也收了手,外面蝉声大作。

“我从不赌小,愈大愈好。”

圆盒揭了盖,张佳乐三三,黄少天二六。后者嘴角挑起来笑。
“愿赌服输。”张佳乐耸耸肩,松松抱了一拳,转身下了罗汉床,黄少天把手里的坠玉红绳一甩,被接了个正着。
“你戴红的。”黄少天笑着说。“红配绿,哎,你不信我。好看的。”
张佳乐扭头,也作他样把嘴角挑起来一笑:“赌的是戴红绳,又不是红配绿。”伸手从柜子里掏出一个布包,一抖,露出里面朱红色的袍子,配着红绳上绑的一块鸡血石,对着窗子漏的天光赤得灼眼。
斜躺着的人皱起眉毛坐起来:“乐乐,我们午后赶去洛阳,走山道。”
“我知。一团飞奔的红牡丹。”张佳乐笑起来。“你怕?”
黄少天也笑起来,翻身下来,背手抽出他的剑来。
“牡丹就牡丹吧!大不了叫从巴陵到洛阳,再没人敢截穿红衫的人的道。”


今天是我的乐乐写的。超喜欢超帅!


8.6

接着昨天,我如愿约到了张佳乐——
大夏天的两爷们儿穿着裤衩面对面共处一室,好吧,谁让电脑是背靠背放的。
我赢了三局,他赢了两局。
心满意足,他下楼倒垃圾,我顺理成章地霸了电视。
不过好像久了点,电影频道都放了两次广告,他不会忘带钥匙了吧。
说什么来什么,嘭嘭嘭,“黄少天你给我开门!”踹门还真有他的风格,高调,招人,还好这栋楼没玩荣耀的。
“是不是钥匙丢路上实在找不到人才想起要回来啊?”我做了个请的手势,却发现他两手拎着袋子,一串钥匙挽在小指上。
“你乐爷这是腾不出手来!”他的刘海湿了,贴在额前。眼里是亮晶晶的得意,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
“豆腐脑。”他冲我晃了晃,补充道,“甜的。”


啊!上下文风差距好大!


8.5

“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否与我一战解忧?”

他穿着天青色衣衫,劲装修身,红发绳束起的马尾似乎较往日高了几分。

“我持击龙搏虎之力,但求君能赐我一败。”

他略挽起袍袖露出韧瘦的小臂线条,虚起眼,却是上翻一白。

“黄少天,说人话。”

恰好我憋不出下句,玩味又重了几分。指腹按在剑柄,稍稍一侧。

“张佳乐,约不约?”

然后我吃了今天的第二个白眼。不过也没白吃,他唇齿间分明蘸着笑。

“约啊。”


写给我的乐乐。

评论(6)
热度(31)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