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叶佐时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叶黄】Drache und Ritter Ⅰ

 


“龙与骑士是一种彼此驾驭的关系。”


 


开个脑洞哄哄自己。叶修第二章会出场。大概三个礼拜完结。


@九狱 


 


<一>  一条恪尽职守的龙.


    黄少天是一条龙。


    除了比较话痨,呃,也算是条恪尽职守的龙吧。


    当他还是一个蛋的时候,冰魔法和风魔法交织成冰蓝色的冬天,龙妈妈织着毛线,翻开一本人类的童话书:做一条龙,就算不会喷火,起码也得控制冰凌,尤其是我们这种水系魔法的。其次,你要学会定期骚扰人类,制造动乱和恐慌。呃,吞食婴儿的心脏,嗜饮处女的鲜血......?!这么血腥残暴的事情还是交给狼人和吸血鬼吧。别听他们瞎说,我们龙是骄傲而又尊贵的种族。这么长的寿命耗深山老林里,被人遗忘总有点不甘心吧。有我们记录的史诗早已泛黄枯皱,儿子啊就靠你增添些新鲜纸张了。


    当他长出了尖尖痒痒的犄角,第一千零一百一十一次问龙妈妈,睡觉的时候尾巴压屁股底下还是侧着睡好?龙妈妈又一次讲起了他爸的光辉历史。"那是一场非凡的火焰......"了吧,小话痨又一次跟腔接过了话,"天空到海洋,直至陆地与冰川......所有的魔法元素都熄灭了。魏老爸带走了蓝雨城最伟大的祭司喻文州,沉寂多年的龙族又一次登上人类的史册。"湛蓝的龙眼流露出几分对赘述的厌烦,嘲讽的语调攀上唇沿。"可是老妈,童话书里不该都是——邪恶英俊无敌帅气的龙,抢走了年轻美貌的公主。祭司什么的有点擦边球啊?不知道老爹怎么想的。是个男人,呸!是条雄龙,好歹也要拐个王国的明珠。让王座上的人焦头烂额,让魔法师和佣兵们为赏金咬牙切齿。我这还能推动黑市信息交易和酒吧的经济发展呢!"


    讲到激动时,瞳孔顿开,是一种比湛蓝还要动人的灰色。


    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年轻的海风裹挟着咸腥的躁动,酝酿着席卷全城的革命。没人能去打断,如此意气风发的少年,即使我们的黄少天,是一条龙。所以龙妈妈总不忍心读出故事的结局——多半是烂俗的童话,王子一剑贯穿了恶龙,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在黄少天成年之前,他一直按着童话书,勤勤恳恳地骚扰着人类。比如在麦地里打滚把稻草人摆成诡异的形状;几个冰锥堵住烟囱,呛得屋里云烟四起;更多的是在山谷里和回声自言自语吓得樵归的猎人抱头鼠窜......他干过最惊天动地的事情,就是感冒一喷嚏冻住了蓝雨的万年港,介于被归为天气异常草草了解,少天对着湖边的树抱怨了整个下午。


    总体上来说,算不上是“恶”龙吧。生搬硬套,小吵小闹,所以才用了"尽职守"个词。龙的职责是什么?千年烈火?万年冰封?太漫长了。最多也是跑个龙套当个反派,衬托一下王子光辉的形象,歌颂一番经历考验的爱情。


    可总有些不走寻常路的,离经叛道只为一个人修改结局。先不管我们的王子究竟是拔剑的还是提伞的——见过公主再说。


    十七岁成年的那个夜晚,黄少天初心不改志在必得地去抢烟雨堡的公主——楚云秀。其实生日什么的纯属凑巧,龙族的第一机会主义者怎么会错过狂欢节不设守的间隙呢?强健的双翼切断了气流,一个声势浩大的悬空魔法,便探进了第一高堡的窗户。


    银质的面具应声落地。


    珐琅润色的紫瞳,犹如打量天气般得注视着这个入侵者。楚云秀自然是极美的,墨绿的露肩晚礼服勾勒出傲人的身材,黑发入瀑看似简单地挽起,暗梳成股的发束却缀满珍宝。晚宴提前溜出来的她疲惫却不失优雅,此刻正拎着换下的高跟鞋犹豫着要不要打个招呼。


    "呃,楚云秀是吧?我是黄少天,第一百七十一代水系龙族......""光辉事迹我就先说这么多吧,赶时间呢回去再跟你一件件道来。"在他简略概括十多分钟后,不顾礼节的楚云秀打了个哈欠,冷静地回了个"嗯?"的字节。虽然情况她估计地也差不多了。"哦!哦!哦!我忘记说了,我是来抢公主的!我家住在冰霜森林一百九十八号的岩穴,一般正常人找不到。不过有森林宁芙(Nymph)当邮差,原生态自然空气清新益于心肺呼吸......"前车之鉴这次楚云秀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如果我说不呢?"龙眼微张屈合,显然黄少天没想到被拒绝了怎么处理,不过冰凌和霜花还是顺着窗棂爬上了玻璃。"我跟你说,那一喷嚏冻住整个蓝雨港的人(龙)就是我。冰魔法物理攻击很难解除,你也知道的吧?或者索性封起来溜个冰也不错——你这儿有卖大码溜冰鞋吗?!""......"


    公主手脚麻利地收拾了十一包行李,女人总是麻烦的,但黄少天还是绅士地替她拎着。楚云秀扶手挽开秀发,一个娴熟的上马姿势跨上龙颈。


    "只要你不冻坏我的玫瑰。"


    字节凌厉融入了紫色偏蓝的夜幕,公主的花园在急速飞行中越来越模糊。


 


-tbc


 


@姓白的兔子  楚云秀私心给索瓦丝设定 


第二章码完了有没有人想看?转眼成秋,满满的叶黄!


有两个人倒叙的相遇。打斗写成渣x


 


"他不屑于邀游吟诗人进宫,让富丽的殿室囚禁雄狮的咆哮。"


"叶修更想取而代之做个游吟骑士,一路且歌且行,挥剑执斧把人生写成传奇。"


>>>其实也就是离家出走,还差一条龙。


    


 


 


 

评论(10)
热度(58)
  1. 蝉不知寒。奕叶佐时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哥哥嗷嗷嗷周末回去看!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