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叶佐时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细小甚微的】8.All For Germany*Italia

>>> 不甜的 虐向的独伊.

有黑童话风.神圣罗马和德国不是一个人.

 

1.

火车上.
路德默默地看着对过那个棕发男孩.
但那雏菊般明媚的视线.
却仿佛只属于窗外的景色.
中间明明只有一条过道.
却像隔了一个世纪.
一路上没有再多言语.
靠站时,他鼓起勇气轻拍了那个男孩的肩膀.
即便只是一个匆匆过客.
但路德仍想多留下一点回忆.
“你为什么总是望着窗外?”
“因为玻璃窗上有你的倒影.”
然后倒影真实地望进他的眼.

2.

已经三个月了.路德的船迟迟未归.
每天睡觉前.费里都会祷告他平安.
但似乎上帝也无能为力.
翌日.腥涩的海风裹挟着噩耗而来:
船在返回的途中触礁.无人幸还.
惊异的是.那个雏菊般柔弱的男孩竟平静地接受了事实.
是早有预料.做了心理准备.
还是说.眼泪在巨大的悲痛面前.失去了宣泄的必要?
......
人群散尽.他独自来到海边.
湛蓝的海水.像极了他的眼眸.
"路德,你也一定希望我好好活下去."
"对不起"
"我不想多停留一刻,在这没有你的世界."
他走向了矢车菊的深处.潮汐环绕着他.如同恋人的怀抱.
他想起的教堂前斑驳了一地的夕阳.
他郑重其事地把承诺套上了他的无名指.
他想起那一夜他第一次失去理智.
燥热.仿佛要夺走他所有的氧气.
他想起临行前他轻轻拨开他的刘海.
那个吻的印迹仍在额间微微发烫.
......
回忆溺过了他的头顶.
就和每一个走过叹息桥的犯人一样.
他的嘴角勾出了一抹怅然的微笑.
"晚安.路德"
夜.像一张毯子.温柔地覆盖上来

3.

“其实我最擅长的是逃跑.”
“你说对吧,路德?”
他嘴角扯起了一抹虚弱地笑.
之前的离开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力气.
[只是因为爱你.仅此而已.]
他知道.伦理之外的爱情得到的不是祝福.
而是弗立契的下场.
上司们的不满已成为偏见.
他不要路德为自己颠覆整个世界.
[早知相逢不堪.又何必相见. ]
也许.余生就要在这个偏僻的小镇里度过.
娶一个普通的村妇.生一窝孩子.
在阳光下垂垂老矣.
偶尔回忆一下他的温度.
时光便按着日历.一页页地翻折过去.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五年?十年?亦或者是二十年?
波澜不惊的生活硬生生地被打破.
他还是抓住了他.
回眸的一瞬.蓝瞳里没有想象中的震怒.
像是在解答某道物理题.德\\国人一本正经地说:
“逃*兵.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4.

像是从记忆深处走来的小镇。
开满了零零星星的野花。宁静而又安恬。
“感觉就像回家了。”
当然。路德下一秒就打消了这个奇怪的念头。
他一个人走在陌生的意\\大\\利小镇上。直到:
村陌的对过出现了一个褐发的男孩。
他的影子被拖得很长。耳鬓还有一抹奇异的弧度。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温暖的拥抱侵入。
“海因里希~~~~~ ”
出于德\\国人的谨慎和死板。
果断地推开了他。
“对不起。我想见你认错人了吧?”
他停顿了一下,
“我是。路德维希。”

5.

[爱丽丝*路德维希?]

环绕着塔楼的蔷薇花丛比别处更为茂盛.
深红色的花瓣被夜幕浸染成了黑色.
甜蜜而浓郁的花香漂浮在寒冷的空气中.
浑然不觉已时值深秋.
螺旋状的楼梯尽头.
正是百年前巫婆为爱丽丝公主献上生日礼物的那间屋子.
房车旁有一张窄窄的床.很难将它与这个富庶的国家联系起来.
蔷薇花瓣覆盖着躺在床上的她.
女妖的咒语使她永远不会老去.但她的皮肤就像张羊皮纸.
身上那条穿了两百年的连衣裙一样都已泛黄.
裙子上的珍珠依旧闪烁着白色的光泽.
刺绣花边已变成了棕色.与枯萎的花瓣无意.
她饥渴的双唇早因吻的迟迟不来而生锈.
时间无情地踩碎了那一席童话.
窗外落叶堆成的高度令人起疑.
好像它们盖住的是一具具伸展开的躯体.
兴许她的路德维希王子也在那里.

 

>>>

 

写在最后的.

初二时候刚追aph是个又苏又白的独伊粉.伪腐喜欢保姆德*天然呆意的设定。

后来慢慢地接触更多.从本家向历史向过度.后来爬墙独普后来又去了露普.

很受影响的一本是路德家人写的《雷克里斯与幻镜石魔》还有是独伊《Unbalance》

前者是黑童话.后者伊有黑化.个人不大喜欢太甜腻的独伊.

陪我走过三年夏天的cp.现在也许有点生远.但当时喜欢的那种心情还好有文字记录下来.

初二的文风和现在高一的完全不一样啦.自己看看都觉得有点陌生.

估计.这也是最后一篇写独伊的文章啦.

 

2014.7.17   舟

 

 

评论
热度(5)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