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叶佐时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细小甚微的】 4.Dan*Swe

他牵动着僵硬的肌肉。
努力扯出一抹笑容。
褐红色的液体顺着嘴角渗入。
甜腥的铁锈味在唇齿间弥散开来。
似乎察觉到对方有话要说,瑞)典人稍微松开了他的衣领。
“听着..贝瓦尔德”
他抬起手臂似乎要勾勒出那人脸庞的轮廓。
却因失血过多而无力地垂下。
“我总有一天会把你那该死的眼镜扯下来!”
湛蓝的眼眸里多了一分嘲讽但更多的是无畏。
“那样的你可比现在可爱多了。”

 

 

 

分手梗.

 

他倚在广场中央的喷泉旁.
海蓝色的眸里泛着潮.
夕阳的余烬将他棱角分明的脸庞细细打磨.
一旁的白鸽扑棱棱地飞起.
像平常一样他不以为然地勾起嘴角.
高温液体却夺眶而出.
顺着笑的弧度流入口腔并弥散开来.
"咸的"他咕哝道.


思绪突然被拉回到某个午后.
那该死眼镜还反着光.
他面无表情或者说是从来没有过表情:
“你笑着笑着”
还是那毫无起伏的语调:
“就忘记了该是怎么哭的”
想到这儿他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更多的潮水汹涌而来却有种释然的感觉.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从那件红黑风衣里掏出信纸和钢笔.
笨拙地将那卷牛皮纸展开垫在膝盖上.
揭开笔盖然后是令人头疼的一号字体:
“喂 没想到吧 老爷我会哭哦了!”
然后匆匆套上信封快步走向不远处的嫩黄色的邮筒.
但是似乎他忘记了填写地址和收件人.
只不过没关系.因为这儿就是斯德哥尔摩.


丹麦人的乐观性格总是让人吃惊.
他耸耸肩把手塞进两侧的口袋里.
“老爷我是喜欢你”
“但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海蓝色的眸雾气褪尽.
这一次他笑得真真切切

  

 

-都是搬两年前的旧文.现在的文风估计完全不一样了.人也懒得和曲奇罐头似的.

 

评论
热度(6)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