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叶佐时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细小甚微的】3.Dan*Nor

[丁诺] 1814。

午后的阳光像沉淀在器皿里的奢侈品.
他浅紫色的瞳仁里写满了倦意.
推开窗依旧是北\\欧盛产的冷风.
他注意到花园深处的两个身影.
12厘米俯身与踮脚.
面部轮廓柔和地叠在了一起.
自己只是个无关的局外人.
孤独感被一阵子放大.
一阵子缩小.
他折过脸去勾起好看的弧度.
甚至还有点嫉妒.是么?

 

 

踩着绵长而又无奈地钟声.
诺威快步走出了那个开满冬青的庭院.
他不敢转头.因为深知.回眸的一瞬会触上那双湛蓝的眼睛.
绑着绷带的巨型犬一瘸一拐地跟上.
全然不顾贝瓦尔德冻死人的眼神.
“唔..诺...诺子....”
一只狗头磕在他的肩膀上.强硬的拥抱使他感觉浑身散架.
名为悲伤的液体大朵大朵地砸在他的身上.
“诺..诺子...不要走...”
战*斗中他一滴眼泪也没有流过.
即便是倒在血泊中嘴角依然挂着一抹嚣张的笑.
但这一次.他摒弃了所有王者的尊严.
哭得歇斯底里.
前者只是夺走了他的曲奇.
而后者则是戳穿了他的童话.
诺威折过脸去.吻上那斑驳的眼角.
“不许哭.等我回来.”
这是承诺.更是命令.

“诺子我走了哟~不要想我...”
话还没有说完.门便被砰得一声摔上.
他耸耸肩把失落藏在蓝眼睛的最深处.
安慰自己道,这种告别方式总比结实的拳头来的温柔.
闷闷不乐的丁马克当然没有在意.
那个清秀的挪\\威少年一直站在阳台上.
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逝.还是久久不曾离去.

|从此以后.他的花园里多开了一片地——种满了欧石楠.|

 

高大的丹\\麦人肆无忌惮地裂开了嘴角。
湛蓝的眼眸深处震慑出王者的威严。
“亲爱的。我也不希望你弄脏了我的斧头。”
他意味深长地顿了顿。笑意越发深邃。
“但是如果你执意惹挪威人麻烦的话...”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握紧了斧柄。

- 只为你一个人卸下童话的伪装 -

 

 

丁诺]

笔尖在羊皮纸上绽开了一朵又一朵的墨花。
“有一个离开这里很远的地方,每当我们这里寒冬到来的时候,燕子就会迁徙,飞到那里去过冬。那个地方有一个国、王,他有一个美丽的女儿...... ”“后来她的父亲,又娶了一个皇、后,那是一个心肠恶毒的女人......”
忘情于文字间。橘黄色的光晕把他面部的轮廓打磨地更加柔和。
“她穿好衣服,把长长的秀发编成辫子,就走到汩汩流淌的泉水边上,两手捧起一掬水来喝。然后她又朝森林深处走去,自己也不晓得走在什么地方......”“当她打扮整齐、服饰华丽地走出来的时候,宫廷里所有的人都被她的美丽炫得睁不开眼......”“国王亲手把这朵花摘了下来插到她胸前。从此,他们过着幸福的生活。”
句号收尾。可他却似乎还有什么想说。斟酌了一番,流畅的花体字继续延伸:
就像我们一样 Fin-

“咔嚓。咔嚓。”他变换着角度不断按下快门。
咸涩的海风吹乱了他金色的头发也扬起了风衣的一角。
他把头埋于双臂间,翻赏着自己的杰作:
那尽是碧蓝的海。仿若是他的眼眸。
他挑选了一张最中意的。
冲洗出来附着新写的童话塞入牛皮信封内。
随即一吻落在地址栏上——奥斯陆 

数日。那个挪\\威少年揭开了信封。
悉数那些写给他的爱 。




------------------------------------------------------------敬赠一只文艺大老爷。

 

 

→ 两年前的准中二病
围墙外的欧石楠又开了.
只是没有丁马克.

----------------------------------------------------------------------------
亲手为你别上十字发夹.那么再见了.诺威.

 

 

评论
热度(14)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