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叶佐时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细小甚微的】1.Brothers

十字肩章闪烁着历史沉重的光泽. 
他身后那绵亘了二十八年零三个月的长墙轰然倒塌. 
像是在追忆着什么.不觉停下了脚步. 
往事如梦靥般扑面而来.灰蒙的天幕.褴褛的制服.和那衰败的第\三\帝\国... 
似乎觉察到身后人的迟疑. 头顶小鸟的银发男子转过头来. 
红色的瞳仁里倾泻着嚣张与高傲.仿佛要把人融化似的. 
"快跟上!"不满的口吻又带着几分宠溺. 
他回过神来小跑向前.典型军人的训练有素. 
"去哪儿?"斟酌一下后又添了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称呼,"哥哥"
"阿西,我们回家."语气亦是坚定不移. 
直到他们无比靠近的背影. 隐没在湛蓝的矢车菊的海洋中... 


\1990.10.3.\

他心情很好.呆毛整天氤氲漂浮. 
落日的余晖被百叶窗筛地流离失所. 
老唱片机哼着不知名的曲调.音符在阳光下恣情旋转.
"哥哥要回来了,Ve~~"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给pasta狠狠上了遍番茄酱. 
忽然.门被鲁莽地推开.发出了声低闷的呻吟. 
映入视网膜的是几分相似的褐色瞳仁,别扭的呆毛,还有一大捧灿烂的雏菊... 
"别这么吃屎地看着老子..不就是拿了束花嘛...啊喂!不喜欢吗?" 
"哥哥!"像是从某个真实的梦境中醒来,飞扑向前. 
"快下去...即可修...多大了还像面条一样挂着..." 
但这一次,他没有推绝. 
只是双臂轻轻环上了对方的脖子. 
花不声不响地散落了一地. 


\1861.3.17\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新翼灯火辉煌.
晶莹的泪光中,冉冉上升的五星红旗取缔了米字旗. 
他在激动的人群中来回穿梭,寻找那个并不高大的身影. 
回眸,正触上那媲美星辰的清澈的眸子. 
精致的面容,缎带束起的长发,一袭红衣如同黑暗中妖冶的牡丹. 
我一直都在等,那个分别了百年的你.
年年岁岁的絮语.如鲠在喉. 
他健步向那个曾经龙椅上不可一世的君王走去. 
“大佬,我回来了“ 谁又知道波澜不惊的一语曾在心中重复了多少次?
东方少主眯起狭长的眼, 白皙的玉指从笼起的衣袖中抽出. 
小心翼翼地重拾起了1842年脱失的手. ”
这一次绝对不会再放下“ 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一个郑重其事的承诺.


\1997.7.1\ 



<只待归期.与兄王一同君临天下.

评论(1)
热度(13)
  1. 一方奕叶佐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阁角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