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叶佐时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日记诗 (一方死亡设定)

去年翻出来的旧物.

 

晚上好.埃尔文.没有你的一天,反复如初.

粗砂的咖啡杯.半勺糖精不加牛奶.

就像你一像泡的那样,难喝至极.

习惯罢了.

偏偏要长着人类的嘴脸,污秽的血块,燥人的蒸汽.

瓦斯半截换了刀刃,身后倒下六头,脚步没有停止.

你说你不像一把枪,
倒更像个用胸口堵住枪眼的人.

你说你想要柄剑,亲自洗净磨砺.

而我现在,却找不到燃烧的理由.

脊背骤然.

我此生做过的最高宣誓,就是将你的名字刻在心上.

曾经、现在、今后也将是.

我屹立于此,斩开一路血色的荆棘.

看最后的城墙轰然倒下,

巨人的旧时代被活活掩埋.

为了我们的信仰.

 

顺带一提.别在领口的那枚冬天,被你的领带所代替.

不会让那些猪猡的血弄脏它.安心吧,干净地很.

 

                                                    利威尔上.

 

晚上好,利威尔.崭新的夜幕,狂欢节的开始.

残夜从城墙上褪去.远处接近惨白.

就像你最喜欢的葬礼那样.干净简单.

拂晓将至.

那些丑陋的、肮脏的躯体在迟暮里复苏.

都长着一张滑稽的脸.布散着名为绝望.名为信仰.名为荣誉.

你是黎明赐于我的一把燃烧的剑.

锋芒所至.利光斩断血色.

我们的后背是彼此的最终高地.

但却不能奢望所谓的永恒.

炙热黯淡.

你的英名与玛利亚壁同在.

比宣誓更深刻地烙于自由之翼.

我会带着你的那份活到最后.

看朝阳洗去士兵们的尸骸.

城中敲响.

怒放的胜利之声.

 

顺便一提.你的纽扣在领口的第二枚.

放心吧.紧贴我的心脏.安稳地很.

 

                                          埃尔文上.

 

 

L Side:你的瞳色是孔雀蓝.温润的眼眸深处流转着四大洋的温存.

            如果不是那群该死的猪猡.我想也许我们可以去看海.

E Side:你的瞳色是铅灰色.犀利的眼眸深处恣意着鹰隼的戾气.

           如果不是枪炮的消炎遮掩了视线.我想它该和天空一个颜色.

 

                                                                                  2013.6.6

评论
热度(6)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