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叶佐时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策花】诀

"是你先来招惹我的,这就想走吗?"
那人怒极反笑,身量本是略矮一些,此时却拽着他的领口,仿佛要拆骨入腹。
他沉默了。
太沉了,有如震裂护心镜的那一枪,千万铁骑踏过,目光焦灼在此汇聚。
于公太轻,于己太重。既已许国,再难不负卿。
“是我对不起先生。”
他依稀听到自己的声音,悬即,又像是半晌,颈上的力才松了开来。
他从来没想过活到结束的那天,大家的命都悬在枪杆上,没人闲着过问私事,或者说,谁又不是呢。一时的放纵和爱欲,醉卧沙场,喝了这杯就下去见杨将军。他说过荤臊的情话,也拥着交颈而眠,但从未有过承诺。似乎是默契,活着回来,就是为了抵死温存。
可他还真的活了下来,一根手指都没少,卸了戎马,加爵,封地,赐婚。
“你走吧。”那人每次都这么对他说的,安安静静,不拥不吻,但总是目送着他,一直到很远,远到看不见。而这一次,却不肯再看他多一眼。

手抖得厉害,一时竟捡不起那只早开叉的毛笔。
“我给他扎针的时候,手一向很稳。”那人自哂道。

评论
热度(7)

© 奕叶佐时 | Powered by LOFTER